奥博APP

                                                              来源:奥博APP
                                                              发稿时间:2020-08-01 16:58:18

                                                              喜悦的不仅是钟芳蓉的家乡,还有一直低调甚至冷门的“考古圈”。受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樊锦诗先生的影响,加上对未来的规划,钟芳蓉选择了北京大学考古专业,希望未来做考古研究。钟芳蓉报考“考古”专业的消息一经发布,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沈阳博物院、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各地科研所相继向她送出文物图录、文创产品等“开学大礼包”,称要让钟芳蓉在开学报到的时候成为行李最多的那个“崽”,一时间,钟芳蓉成为考古圈名副其实的“团宠”。 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崔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对这个即将进入考古专业学习的女孩送上了四点期待:好奇是动力,坚持靠耐力,求真要定力,成功比毅力。

                                                              “报考后我也担心。”8月1日,钟芳蓉的爸爸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当时得知女儿想报考考古专业时,他去问了村里的大学生,别人说这个专业很冷门,就业狭窄还赚钱少。“农村人最主要是担心钱的问题,但是她金钱看得比较淡,我也认为孩子做自己喜欢的事会更开心。”

                                                              而让钟芳蓉爸爸遗憾的是,自己每年陪在孩子身边的时间过少,没有参加过一次家长会。“她妈妈是初中学历,我是小学学历,我们也教不了她什么,但是没想到她这么争气,她喜欢历史也跟她性格安静有关,她比较能沉下心去学习。”

                                                              毕业后,深造研究、科研所等都是钟芳蓉可努力前进的方向,现实与理想并不是部分网友所担心的那样不可兼得。“考古虽不能让你暴富,但体面、稳定、自由。”“据我所知,很少有后悔选择这个行业的。”是不少考古人对于自己职业状态的描述。孙璐也曾在其个人微博中表示,18年过去了,我依然在考古行里,不但有饭吃,吃的还挺开心。

                                                              钟芳蓉则认为自己没有太多的学习技巧,文科的话课本和基础知识更重要。“高考前的一段时间没有刷很多题,一般都是背书。我背了好多遍书,10天复习一遍,大概有7遍。”

                                                              一时间,网友对钟芳蓉“报考考古专业”的选择产生疑惑:为什么不读更好就业、更赚钱的专业呢?

                                                              民警赶到现场后发现,面包车、摩托车和电动自行车的驾驶者均受伤,车辆受到损坏,而摩托车后座乘客李某某不幸当场身亡。

                                                              去年12月7日凌晨5时35分许,丰泽交警大队接到群众报案称,泉州市区通港东街有一辆小车与面包车相刮,导致面包车侧翻后碰撞到右侧行驶的摩托车和电动自行车。

                                                              一边是考古圈的喜悦,另一方则是来自网友的“担忧”:不富裕家庭的孩子为什么选择一个“极其冷门又不赚钱”的考古专业?有网友认为,考古专业注定不是大富大贵的行业,穷苦人家的孩子还是要多考虑现实因素。而对于未来的就业情况,钟芳蓉在采访中表示也有考虑过,因为是北大的考古系,未来就业的话基本生活应该能保障。

                                                              记者从北京大学官网查到,北大考古学专业创建于1922年,是北京大学具有悠久历史的专业,考古教学和科研水平居于国内领先地位,在国际上拥有很大影响力,其所在的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被誉为“中国考古学家的摇篮”和“21世纪中国考古学研究中心”。不难想象,钟芳蓉在进入北大学习后,有强大的师资和优质资源支持,可以最大程度实现对自我理想的追求和探索,这正是最令人向往的学习生活状态。而考古所拥有的成就感也让考古人内心富足,“我从事考古工作35年,没干过别的,但出成果的机会和概率也更多。”崔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