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28

                                                                  来源:5分28
                                                                  发稿时间:2020-08-10 17:37:22

                                                                  嘉化能源8月7日晚间公告显示,公司于2020年8月7日收到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管建忠先生通知,其于2020年8月6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中国证监会”)下发的《调查通知书》,因管建忠先生涉嫌操纵证券市场,中国证监会决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对管建忠先生立案调查。

                                                                  嘉化能源实控人涉嫌操纵证券市场

                                                                  壹传媒股价连日大幅异动,据香港“东网”报道,香港政研会主席邓德成今天(11日)以个人名义去信香港证监会,正式投诉该会没有实时将壹传媒停牌,最终使有关股票在市场上股价大幅异动,可能损害投资者权益,影响香港股票交易市场声誉,邓德成要求该会尽快纠正错误,马上将壹传媒停牌,直至事件得到合理解释为止。特朗普政府通过行政命令给中国公司拥有的社交媒体下最后通牒很令人揪心。但要涉险过关,就必须了解美国为什么要打压微信、TikTok,相关的动机又都是从何而来的,然后有章法地去各个击破。笔者主要溯源分别来自立法体系、行政体系和总统个人三个不同方面的动机来浅述事情的起因,并试图抛砖引玉提供针对每一个主体的对策。

                                                                  国会议员(尤其是参议院)年纪普遍较大,对现代科技尤其是新兴的互联网相关的技术并不了解太多,这才会有两年前扎克伯格去国会给一群参议员和众议员解释一些基本的因特网概念的笑话。所以,可以断定,绝大多数国会议员并未使用过,甚至并不了解TikTok、微信以及它们相关的应用生态。对他们而言,制裁TikTok和微信的动机来源于对美国人信息安全的焦虑。

                                                                  对立法体系而言,游说显然是较好的方式。就连美国的一些医院都要靠雇前政客游说方能在应对新冠疫情的时候获得所需的资源。在危机时刻,TikTok尤为需要有了解华盛顿盘根错节势力并能施加影响力的说客。而这些说客一般来说给的价格足够高,让其做得足够低调,自然能取得一定的进展。对于TikTok这样的大公司来说,之前很可能已经雇佣了一些游说集团,现在可能需要适当加码。

                                                                  其实,这件事还要追溯至2016年。2016年底,嘉化能源董事长管某忠拟对其实际控制的美福石化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不过,2017年6月30日,浙江证监局对嘉化能源出具关注函。随后,嘉化能源召集董事及主要负责人开会,对关注函的问题进行了讨论。2017年10月13日,嘉化能源召开第一次中介机构现场会,现场会上管某忠说明了嘉化能源要收购美福石化。

                                                                  由于经营不善,壹传媒连蚀5年,截至今年3月底,该公司全年亏损逾4.15亿港元,按年扩大22.68%。而过去5年已累蚀逾19亿港元,且在过去10年,该公司累计亏损更逾27亿港元。

                                                                  据香港“橙新闻”报道,光大新鸿基财富管理策略师温杰表示,壹传媒股价急升原因有三:

                                                                  据悉,*ST联络原是一家专业从事计算机系统集成和应用软件开发的高科技公司,主要面向电力、烟草等重点行业客户。2014年公司进行重大资产重组,置入北京数字天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数字天域”)100%的股权,主营业务由原来的计算机系统集成和应用软件开发与销售、系统集成及技术支持与服务变更为移动终端操作系统、中间件平台及相关应用的研发与运营,同时公司控股股东变更为何志涛、郭静波、陈理。

                                                                  这种以己度人的态度,让他们觉得任何掌握美国人大数据、了解美国民众尤其是选民的喜好以及行为的公司都是对美国国家安全的重要挑战,哪怕没有任何证据——只因为美国自己就是这样干的。